一团鲤川—大写白吹

李白的男朋友↓
=鲤川chichu
杂食党 时常怠惰
喜欢交朋友!1161081435
是一个有趣的灵魂,要不要跟我回家
以及慎fo 我不想再顺应热度了

跟我同学无敌默契哈哈哈

试了一下高饱和度画女儿
果然很舒服~

梦老师女朋友:我不要面子的啊?

嗓音淡然悠闲,像只对着你一人吟咏风月
单曲着感觉身心都会被平和安抚
他吟的是
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
悠哉悠哉 辗转反侧
李白醉酒后不知是否有如此温柔吟诗之时

兰陵王:欺师灭祖 我没你这个徒弟了

(看月爱玩玄策狂逮师父x7笑出声)

火锅道长小哥哥
p3被他翻牌啦!!!开心的原地跑圈!!

是一波五黑头像!内含信白可以当基头用哎嘿
画的是梦老师最爱的五只!!
我爱梦老师我要吹他的崽子们!!
(阿轲偷懒了,临了一下一个超漂亮的coser小姐姐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梦老师!别发呆了!快说你最爱的是谁!选我!
阿……诸葛被ban了。我只是想……给老帅抢个火舞。

我太喜欢梦老师了

[信白架空]想把你抱进身体里面

●短篇刀注意小口肉R16
此文bgm——最后一页[洛尘鞅]
自娱自乐产物  单纯想码字了
没错,连标题也直接套了歌词

一、
        韩信心神一怔,见李白朝他提剑便刺。没有挽剑花,青莲剑剑势凌厉势如破竹,划破晚风之声似凄厉鹤啸。至少他从没见过李白如此果决的使剑,连满天狂舞的竹叶,也竟没有一片敢附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他说,拿枪。韩信堪堪反应过来,这似乎是他们之间切磋的日常。而他的枪此时远远的倒插在地上。他慌忙运气,极为勉强的将剑势化去三分。凌空一跃,连点三片竹叶,他不知道若是他身形慢了一拍,是否下场就会像身后那些破碎的飞叶般。

        李白的剑已近在咫尺了,可韩信离他的枪仍是差了一丈远。

        李白!

二、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李白方才的剑法接近全力的话,他的收剑便是用尽了全力。剑身被打了个偏,依旧浅浅的刺进了韩信的左肩。

        韩信只能想到一个词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    李白跪在地上,急促的喘着气,眼里的惊慌比韩信更甚。他已然一分力气也使不出了,韩信跑过去抱紧他的时候,只感觉他浑身都在打颤。

三、
        ……对不起,我没有拿捏好分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这两天去南荒遇见了个江湖术士,他看过我的剑,想必是那时候动了些什么手脚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急着回来瞧你活着没有,毕竟你仇家这么多,没想到差点死在我手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 哈哈,李白干笑两声。见韩信表情还没有什么变化,揽着他脖颈,飞速的在韩信脸上亲了一口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是说,没事了。

四、
        韩信本紧张想问些什么,听他直接从南荒辛苦跋涉回来,见他还能拿自己开玩笑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他害怕,十分害怕李白知道青丘灭族的事,还是蛟族人做的,他没能来得及阻止。虽然这一天迟早会来临,他一定要在那天之前想到办法,哪怕动用一切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什么也不能让他看出来。于是韩信搬出几坛好酒,和李白在月光清辉下忆古思今。他豪迈却实则小心翼翼的谈天,避开故乡、山丘、族人之类一切能让李白想起青丘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 酒到兴头,韩信踩上石凳。说它俩法力还不够的时候,在人间半化原型,被哄闹的百姓当做妖怪四处追打的时候。要不是他眼疾手快,李白早就没命了。李白也不服气,两脚踏上石桌,居高临下的看着韩信道,这话你也说得出来!你就是个拖油瓶,你知道我带着你跑有多累吗。两个人皆是满脸霞红,从漫无边际的胡扯,一直到动起手来在地上滚作一团,浑噩得开心。

五、
        打闹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 走吧,从了我跟我睡觉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 韩信一个拦腰抱起李白,李白迷迷糊糊的躺在他怀里,垂手晃悠着手里的剑。行,从了你又何妨。
       
六、
        李白不知是否因为今夜误伤了韩信而感到愧疚似的,比起之前的夜晚配合许多。韩信堵上他唇的那一刻起,李白自觉的在韩信和自己身上摸索着,解开了彼此的衣衫。忽而一笑看着韩信,卖点力。

        韩信猛然一个挺身,凑近李白耳边低语,喜欢我吗?李白闷哼一声,还没有答话,又是一个冲击。这事,还真是不管几次都觉得痛。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看着韩信,笑骂道 榆木,好在我喜欢。
 
        手腕被锢得有些生疼。李白道,你这技术就跟你弄枪一样,横冲直撞一股子蛮……啊。韩信笑的就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,所以就只有你能受着嘛。李白瞪他一眼,两人又是好一阵翻云覆雨。

七、
        其实他们并没有持续很久,李白说他使剑用力过度有些乏了。韩信也明白,帮李白重新沐浴完之后,自己也渐渐昏沉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李白没有躺下,他靠在床背上,黑暗中看不见他是否闭了眼。韩信摸索搭上李白的腰,李白回应握住了他的手。足够了,今后或许道路崎岖,此夜却足以安心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 李白等了一个时辰,韩信终于梦境沉沉。

八、
        他缓缓松开了手,把韩信搭在他腰上的手裹进被子里。轻轻地下了床,负上了他的佩剑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是李白,青丘最后的命脉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是李白,若想不醉,千杯亦不能奈何他。

九、
        他的理智,从来只为一个人失去。曾经爱他是出自本心,昨夜想杀他也是出自本心。一切不会再扭转了,就当做是最后的告别。他在韩信床边蹲下,神色安静的看了他很久。遂离去,没有回头。

十、
        韩信数不清第几次来到青丘了,手里紧握着李白那夜遗忘的青丘玉佩。他时常三日复三日的盘旋在青丘的天空上,但今日是第一次下来。他默默的找了一方干净的土地,他知道手里这物件不属于他,于是他将玉佩埋了,用手掌压实了上层的土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终于还是站住了,他飞身跑回去,挖出了那个玉佩。舍不得,对不住,仍是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 李白……

十一、
         几片竹叶从窗外飘落进来,划过韩信的鼻尖。李白站在床边,手拂过他的刘海,轻声笑,韩信,起来切磋。
  
         韩信梦醒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    桌上茶杯底下多了一张纸,是行草写的

        我欲退
        时不待我

好山好水好无聊
cr知乎 田可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