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团鲤川—白夜雎又做梦了

李白的男朋友↓
这里 鲤川chichu
杂食党 时常怠惰
欢迎来玩1161081435
喜欢晚十点以后扔粮
我就不写车气死你气死你

清水鲤不是浪得虚名的
同样的,教廷韩信果然全皮肤最弱,明明这个皮肤这么棒
[姿势banciyuan的]

怎么了,不过几个月没见
这么想我?
[揣着自己的身价过亿小白鸡]
[没有凤凰于飞sad]

楠梓约的稿
抢过结婚照扔飞qaq
妈妈这个人抢我老婆qaq
[稿子禁用注意]

刚刚说我要孤剑就单抽了一发
孤剑我爱你!
再单抽
白扇我也爱你!!
剥离非洲籍耶

与尔同销万古愁

主信白,微邦良,史向架空乱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韩信很愁,说不清楚是哪里被挖空了的愁。

他以为他是因为刘邦犯愁。从给他当上左丞相开始,卖了九年命,临了落了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。愁啊,到底要怎么跟刘邦解释,当年就算是利益权衡,也没有反叛之心。到底要怎么拿手上长枪,戳上你好几个窟窿,才够解气呢。

他阔步去找刘邦,结果这刘老三迷上了什么西方的吸血鬼。对着面铜镜,鼓捣他自认的獠牙,桌子上摆满金盏玉盏,里面红色的血,不知道是不是西域进贡的西瓜汁。

几百年了,突然没多大兴趣捅你了。

那他一定是在愁张良吧。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的军师大人,竟然也穿个西方传教士一般的衣服,陪刘邦在这演戏。单片金丝眼镜,咒文精装书,见韩信不知道用一种什么眼神看他。金光一闪而过,金链子结实的拴在韩信脖子上。

你这上面的小十字架还挺好看的。

韩信想凑近一些问张良,他们俩演的是什么戏,无奈脖子上的链子坚固的很,动弹不得。

随即扔来了一套教廷特使的衣服,快穿,君主说要完成史上最厉害的反杀,他要单挑我们两个。刘邦准备好了,兴致勃勃的转过了头。

韩信看向张良[是放水的意思吗?]

张良的眼镜反了反光[是。]

韩信左眉挑起[他给了你什么好处?]

张良扶了扶眼镜[只要君主赢了,他就不在我看书的时候打扰我。]

于是刘邦对张良和被拴住的韩信大打出手,最后寡不敌信,连带蝙蝠翅膀给韩信打残一小片。抱着张良的腿委屈巴巴,说在世的时候,生怕韩信起兵造反又打不过他,于是无奈杀之。怎么阳寿尽完重获新生后,还是打不过他。这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。

只待脖颈上的链子一松,韩信叹一口气转身离去。又听见刘邦在身后喊,雏儿你别生气啊,你看史书上都这么说了,寡人对你的死且喜且怜,且喜且怜呐!

并没有理他。

之后韩信一路随心而行,在临江的联璧台上盘腿坐下了。悬崖陡壁下是东流的江水,不过此刻还没有明月。不错,此地倒是风月无边。

李白,说起这两个字要先要用舌抵住上齿,然后脱离开。再抿一抿唇,随即张口。

这个酒鬼,已然飞升住了长庚宫去了。

世人称他韩信兵仙,称李白一声诗仙。韩信比他大个好几百岁,也没见修成正果。几年前这酒鬼拉他来联璧台赏月,喝的前所未有的醉,直醉倒在他怀里。月从山出,李白指天又惊又喜。桃木风华里,韩信只恍了片刻神,听得一声捞月去。

白衣猎猎,无踪了。

韩信心惊,这必死无疑,可他错了。

长庚星光穿云断月,尽数照于江面。仙鹤托起李白,华耀明光笼罩之下,他竟头顶枫叶冠,身着黄鹤衫,足踏青莲履,步步生莲。

继而韩信思索,发现他又错了。

此事原已过了几百年了。几百年里,他再没有见过李白。

初见李白,是因为他的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傲气散漫,直教韩信心痒难耐,与他切磋。

后来游历山川江河时韩信一直在,同行者中有个名叫杜甫的小生十分有趣。对李白仰慕无比,恨不得日日写诗表他心意。直到后来彼此分道扬镳后会有期之时,他脸上泛的些许红晕和别有一番心意的眼神,皆被韩信收于眼底。

韩信问他,你为何总不回杜甫的诗,你不想他?

想啊,但想的程度和我作诗几首予他,并无必然联系。这么说来,吾更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,也不见得我每首诗都作给他。重言,若你我从此不见,我一不与你同行同止,二不与你同饮同酌,三……你会当我们从此路人吗?

韩信不知李白为何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略有些愣神。

李白见此,罢了罢了。人生在世不称意,不想纠结的就别去纠结了吧。他将玉冠一拆,墨发如瀑,枕在韩信腿上,月下扁舟行数里。

韩信解释,无论如何绝不可能变成你说的那般,他只是在想,你说的第三是什么。

李白笑着摆了摆手,没有第三,我说错了。

夜风寒凉,韩信实在想不下去了。曾经不知愁滋味,现新思旧绪一齐涌上心头,便更想去酒肆里买壶酒暖暖身子。

碧疏玲珑含春风,银题彩帜邀上客。酒肆其中笙歌不绝,长安不夜。小二一脸赔笑的与韩信说,他们这里的酒,都被一个客人包了,实在对不住,不如您要点别的。

韩信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的手笔,今夜非从他那里弄到酒不可。

他拉开华丽的纱帘,春光暖阁。有人半支着头,姿态风流,桌面上倒满玲珑酒杯。那人不经意的一抬头,微微一瞥,似能化来十里东风。嘴角笑意,多年未改。

韩信尽量抑着自己的欣喜若狂,坐到他身边。

有酒没有?

自然有,我请你。

韩信也笑了,你李白在这天上住了许多年,凡俗金银不近身。你莫不是从何处偷了抢了,否则哪来这么多钱。

李白笑道,是了,我又败了我爹的家当了。今日请了你,烦劳你以后再给我爹赚回来吧。店家!拿我狐裘去,再换好酒!

一边扔了韩信手上的小巧酒杯,给自己和韩信都摆上了一坛满酒。忽而凑近了韩信,姿态微醉,半落衫袍,眼神却清明。正欲开口,韩信手指抵在他唇上。

你曾经想要说的第三样,同醉同酣。

是也不是?

李白眯了眯眼,是。

相视一笑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给我爱的信白圈·李白专篇

越喜欢李白,越觉得他恣意傲气才华盖世

他即使屈居人下,也不是那种浑身媚骨没有脊梁的角色

或许因为他史上留恋花间风流辗转

游戏里最为人所爱的是那个有狐耳的青丘之子

越喜欢李白,越觉得甚至连白信也可一站

你不能说,你只看到他是只狐狸就毫无还手之力

却忽略他承担了一族的重担

和他怀揣的绝世的剑法

比起为了开车而开车

我更想看到的是信白之间的亦敌亦友相爱相杀

在遍地横行的霸道胡来的韩信面前

能够甩手一记,告诉你

我李白不是什么你的禁娈,不是玩具,不是卑躬屈膝的模样

至少我心里,那些人仅仅是名叫李白的其他人

肉很香甜,我不否认,有时候刷tag我也会看

可是如果你爱他,能不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

仔细的想想,忽然想要让他跃然在自己笔下

他是不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

李太白

原来你们听离哥语音都是
该我上场不要脸了 吗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紫金铃我吃了
(pei其实你就想欺负金铃儿对吧)

金铃儿超可爱
这就来扑倒你咯~

重发了(耳朵旁边修复了一下)